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往事如烟

月满弓,树摇风,银波点点满目中;万家灯火独不见,孤盏惺忪;只影凭栏拾旧梦,片片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红酥手 黄藤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 欢情薄 一杯愁绪 几年离索 错 错 错 春如旧 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 闲池阁 山盟虽在 锦书难托 莫 莫 莫 世情薄 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语阑干 难 难 难 人成各 今非昨 病魂尝似秋千索 角声寒 夜阑珊 怕人寻问 咽泪装欢 瞒 瞒 瞒

网易考拉推荐

唐太宗老婆的温情政治  

2011-07-15 10:01:22|  分类: 名人轶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唐太宗老婆的温情政治 - 往事如烟 - 往事如烟

 

    作者路卫兵撰文认为:对一个职业官僚来说,老婆既是自己的崇拜者,也是最忠实的听众。

    后宫女人参政,一直是古代皇权制度中的一个特殊现象。一个热衷于治政的皇帝,政治就是他生命的全部,会充斥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,即便休息睡觉时也不例外。

    所谓三句话不离本行,因为惯性思维使然,他们与同床共枕的女人,也难免会谈及政治话题。犹如时下那些讲话上瘾的领导们,在散会后许久,脸上依旧一片茫然,支颐凝思,意犹未尽,酷似西方雕塑中的那尊思考者。

    为政者的思维惯性,是不可能迅速脱剥离的。对于他们,生活往往就是政治的一个延续。特别是在漫漫长夜而又无心睡眠之时,政治的灵感像晚间喝多了茅台,会不听指挥的泛溢,冲突碰撞却无法宣泄,纠结郁闷之中,又不便立刻调秘书或同僚过来(女秘书、女同僚除外),盘腿卧脚,一通海侃到天亮。所以难免退而求其次,就地取材,向卧榻之侧的糟糠倾诉一下,聊以慰藉。

    对一个职业官僚来说,老婆既是自己的崇拜者,也是最忠实的听众(仅限于翻脸之前),这位政治上的“友人”,既不像与对手说话那样,需反复酌定、三思而动;也不像对同僚说话那样,刻意为之、有所顾忌;更不像对下属说话那样,故作高深、维系姿态。也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象。也正因如此,许多领导夫人的政治水平每每水涨船高,能力足以充当业余办公室主任角色,去应对处理一些领导忙不过来的政治琐事。

    当然,为官者往往不满足于一个听众,就像有时会不满意自己的秘书或副手一样。一成不变的对答,预先设计的表情,哪里该提问,哪里该喝彩,都变做一种程式化的东西,无法刺激政治的灵感。

    于朝堂之上说事,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摸样,虽煞有介事,却是庄重有余、活泼不足。而在床帏之间,似乎僵硬的政治也变得温情起来,少了萧杀冰冷的气息,多了灵活生动的气象,从而让人能够很感性的去分析一些极理性的事情,豁然开朗也未可知。这绝非夸大其辞,政治并非只有刻板和理性,它也有灵活、感性的一面,因为为政者不是木头,更不是机器。只是相比之下,他们的理性思维要多一点,感性的时候并不多见,否则就不能称其为政治家,而最多只能算艺术家了。

    总是一种理性的思维模式,头脑难免会僵硬淤结。而在感性的空间中处理理性的事情,或许能让僵硬的思维打开,从而碰撞出思想上的火花。

    我怀疑如今好多的亮点工程,或是报告中的闪光点,就是这样一下一下碰撞出来的,否则不可能整得那般煽情。而要有感性的碰撞,就离不开女人。如此,我们便找到了贪官落马时,背后总会牵扯出女人的原因了:他们本就是在不断的感性碰撞中维持其官运亨通的。就像冯巩小品里说的:这经济问题的背后,还都是作风问题。

    政治一词,如今被好多领导挂在嘴边,犹如和尚论道时的禅机,成为他们下意识的一句口头禅,也成为他们应对一切谈话难题的不二法宝。比如上司训斥下级工作不力,或是未能完全领会领导意图、不服从上级命令、不听从组织安排啥的,总之,只要你没有令他满意,不能让他政治心情顺畅,他就说你不讲政治。

    从表面上看,长孙皇后对政事不掺乎、不搅和、不折腾,铁定属于这种讲政治的典型。组织部门如果要写鉴定,也一定是千人一面的套话:该同志一贯严于律己、宽以待人,工作履职尽责、恪尽职守,能够找准位置、做出表率……

    不过长孙皇后的讲政治,却不只听话这么简单。她不是那种懵懵懂懂稀里糊涂的女人,也不是那种人云亦云、诸事不干其虑的庸人。不谈政治,不参与政治,不等于她不懂政治,也不就说明她对政治毫无兴趣,只是她对待政治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。长孙皇后有她自己的想法,也有她固守的原则,她是懂政治而不参与政治。用句时髦的话说就是:她搞的是低碳政治。

    长孙皇后其实很精明,人家不说不闹的,可诸事都看在眼里记于心上,头脑清楚的很,心里也跟明镜儿似的。我们看看长孙皇后的处事风格就知道了。

    长孙皇后不光自己对政治低调,对家里人也持此种态度。他的哥哥长孙无忌和李世民是故交,李世民没当皇帝之前俩人就很要好,坐了江山之后,李世民念及旧情,想提拔重用长孙无忌,于是和长孙皇后商量。这次长孙皇后没有保持沉默,而是坚定地说“妾托体紫宫,尊贵已极,不愿私亲更据权于朝。”明确表示不想让自家的亲人执掌大权。不过李世民这次没听她的,依旧任用长孙无忌为尚书仆射。长孙皇后没办法,就秘密派人告诉长孙无忌,让他向李世民辞职。李世民无奈,只得收回任命,让长孙无忌改任他职。人事任免重新宣布,长孙皇后高兴得差点儿蹦高。

    长孙皇后不想让哥哥担当要职,不是她对家人漠不关心,也不是她高风亮节、大公无私。私心是人人皆有的,只是轻重不同而已。我们没必要因为一句话或是一件事,就不负责任地乱扣高帽,甚至隆重推出什么让国人学习效仿的英雄楷模。这种低智商的游戏如今我们已是司空见惯,没必要让古人也跟着受累。

    事实上,长孙皇后不是不想让哥哥当,她是不想过早的让哥哥担任要职,这是出于对他的一种保护。她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,知道水满则溢、月盈则亏的道理,李世民感激长孙无忌不假,但是真让他做了高官,就会产生一些新的矛盾。

    这个很好理解,如今一些弱智的领导,总是欣赏那些外单位的人才,就像他们认为媳妇总是别人的好一样,等他千方百计把那人调来,却发现其能力本事也不过而已,甚至还不如先前的。从这点上,我们就能看出长孙皇后的高明之处了。她不是不懂政治,而是深谙为政之道。后来长孙无忌经过数年的历练,政治上日渐成熟,终于成长为一个沉稳老道的政客,李世民再次委以司空重任,长孙皇后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 长孙皇后的精明,还在于她很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,或者说她的政治形象。对自己的亲人严格要求,这是一种低调。而对那些和自己不是特别亲的人,甚至曾经对自己做过错事的人,长孙皇后却能做到虚怀若谷,高调处理。

    长孙皇后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长孙安业,为人品质恶劣,与长孙皇后和长孙无忌兄妹俩的矛盾很深。父亲死后,长孙安业便将长孙无忌兄妹俩逐出家门。长孙家族飞黄腾达后,长孙安业也当上了将军。后来长孙安业与李孝常等人一起谋反,犯下死罪,李世民要杀他,长孙皇后听说后,急忙赶到现场,为其叩头求情。

    长孙皇后说,长孙安业谋反,罪不容诛,但人人都知道他和我有矛盾,你如果杀了他,天下人都会认为我是在打击报复,是我向你吹的枕边风,大家也会说你不好。李世民这才免其死罪,改为流放,长孙安业算是捡了一条小命。长孙皇后此举,目的当然是为了解救长孙安业,说明她心地很善良,心胸很宽广,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小人。另一方面,也说明长孙皇后是很注重自己的公众形象的。

    此举再次证明,长孙皇后不是那种胸大无脑、醋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主,她很冷静,很睿智。而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——后宫,长孙皇后则表现得更加老道。那里也成为她大展拳脚的一方天地。你别小看了后宫,这个大杂院要是管好了,对整个皇宫乃至整个国家的安定团结、和谐发展,都是大有裨益的。

    长孙皇后很仁慈,对待后宫姐妹,她多从女人的角度出发,体谅她们、呵护她们。有不小心犯错的,她不是用权力恐吓处罚,而是以批评教育为主,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。她喜欢和他们交心,喜欢用人格魅力去感染她们。有时事态严重,惹得李世民都发怒了,非要治罪,长孙皇后也会在量刑上尽量予以照顾。

    这有点像如今的司法,该判死刑的判无期,该判无期的判十年,该判十年的五年搞定,五年以下的就直接取保候审或是保外就医了。形式虽然相同,实质却大不一样。与这种徇私枉法最大的区别就在于:长孙皇后枉法却没有徇私。她没有收受谁的贿赂或是接受谁的暗示,而是完全出于一种治病救人的心态,是用真心真情去打动每一个人。利用业余时间,她还专门著写了《女则》十卷,“撰古妇人善事”(《旧唐书》,以教导后宫之众,共同构建和谐后宫,为大唐盛世贡献自己的一份绵薄力量。这让长孙皇后的形象变得十分高大,人格魅力持续升高。

    女人的细心,会转变成温暖,作用在其他人身上。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温柔吧。女人的温柔其实不只体现在对待男人上,在同性之间也能体现。长孙皇后对其他女人们的生活,就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怀。此种事例,不胜枚举。如果电视要给长孙皇后做专访的话,宣传主题完全可以是:大唐后宫十年,温暖无处不在……

 

作者路卫兵介绍: 喜读历史、痴迷国学,以史为鉴,昭窥天下。作品:《最历史》

责任编辑:Rita Wang
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